太素榛仁

爬墙高手。

接下来本来想虐一点的但是气氛不太对啊……

完结算了😂

【周叶】Moon Love Song (上)

伪兄弟,
真感情!
答辩完了激情来一发!!
(大纲文罢了…没什么水平,各位看个乐子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叶家父母和平离婚了,妈妈带走了弟弟,哥哥随了爹。两年后,在叶修的念叨下,叶爸再婚了,再婚对象是个温和美丽的南方女性,姓周,带着一个上小学的儿子。

第一次会面在叶修家客厅,叶修放学到家时,见到一个小可爱坐在家里沙发上,听到关门声还明显抖了下。叶修一边放书包一边瞅,小孩儿面白面白的,垂着眼睛捏着手,在沙发上可可怜怜的一团。

让叫哥哥也乖得很。

美女周阿姨介绍:“这是我儿子周泽楷,楷楷,这是叶修哥哥。”小孩儿抬眼,睫毛忽闪忽闪,喵了声叶修哥哥,叶修捂心口觉得还行、一般、很可以。

叶修初一,周泽楷三年级。
大哥说什么周泽楷都听,扯什么周泽楷都用亮晶晶的眼睛无声地捧场,叶修虚荣心前所未有得到满足,觉得非常行、很不一般、特别可以。

周阿姨每天给两人准备装满水果点心的保鲜盒,叶修得了贿赂,每天带着便宜弟弟上下学。

小初高连锁一条龙国际学校,叶修每天把小可怜送到小学部门口,时常叮嘱叶家祖训“打架可以,不许挑食;早退可以,不要早恋”八句真言。

周小可怜表示谨记,并自豪地将其写入作文,叶爸签字后对叶修进行了亲切慰问。

两人在一周内混熟,俩月后周泽楷屁股上几颗痣、叶修的游戏机藏在哪这样的小秘密两人都互相知晓了。

叶秋来串门,只见自己亲哥和后弟两个人一人一口蛋糕吃得那叫一个欢快,吃完了叶修还拿着纸巾给周小帅哥糊脸:“哈哈哈你个花猫!”

叶秋面对自己一整块大蛋糕觉得难以下咽。
叶秋怒:到底谁才是你亲弟啊!!!

叶修瞅瞅白嫩白嫩浓眉大眼嘴角还沾了点奶油的周小帅,再看看早已看腻的仿佛照镜子的对面一张脸,bia叽亲了周泽楷一口。

就在别人青春伤痛的时候,叶修在带娃儿。

大王叶修放了学去接小弟周泽楷,发现小孩儿被一群人围攻了,周泽楷上学早,比同级生小点儿,只见他在人群中冷着脸一言不发,像个被火烈鸟围观的小青蛙。叶修只听见“没人要”“离婚”几个关键词就都懂了,赶紧上前解救。初中生的身份威力很大,几个小破孩一哄而散。

原来是周泽楷美貌如花惹得了男同学的妒忌,小孩子嘴里没顾及,不知从哪听了点风言风语便觉得占了天大的理。

叶修一路把小孩儿抱上了车,又抱回了家,一起洗香香,一起睡大床。

周泽楷趴在叶修胸口捏他的手指头,叶修用另一只手揉他的软耳朵。
“小帅哥你嘴好笨哦。”
“下次叫哥哥来帮你打嘴炮!”
小帅哥不捏手指头了,用头蹭叶修胸口的睡衣纽扣,小声说:“我都找不到你…”

……

遂买小甜才电话手表。一键呼叫,随叫随到。

周泽楷又由于自己有个“血腥暴力”的大哥一时成名,其传奇身世几经转折演变为“四国混血海外归来黑道独生子”(顺便一提叶修是他的保镖,有名的冷血杀手,武器是嘴里叼着的酸浆草,每一片叶子都像刀子般锋利,动动嘴唇百米外的敌人就倒下)。
慕名而来的小姑娘拿着爱的号码牌,排到了五百米开外…

不过周泽楷可是有八句祖训的人,小姑娘们排到周泽楷都快升入初中部了,也没往前挪动一步。

周泽楷六年级的时候,叶修升入高中部,高中部实行寄宿制,一周才能回家一次,接人的那个也成了周泽楷。
一周不长,不过一二三四五,一周不短,一到周五放学,周泽楷就像长了翅膀一样飞出教室,飞过初中部,飞向高中部。

于是高中部的小姐姐常常能见到一个小帅哥站在门口,垫着脚往门里望。
“呀,这不会是在等女朋友吧!”

周泽楷听见了,面上不显,脖子却红了,但还是挺得很直。
叶修远远看见树苗儿似的一小孩儿,甩着手上的校服,一个绕背走位,用校服把人一罩搂着就走。
一边走一边呼噜头:“想什么呢这么入迷?哪个美女学姐把你给迷住了,嗯?”
周泽楷眼前一黑,闻到熟悉的沐浴露味儿、听到熟悉的声音就乖乖被人搂着走,只是这回被校服罩着的脸也全红了。

叶修偶尔问问周泽楷的功课(叶爸周妈在家),更多的时候是悄悄带周泽楷玩游戏玩半个通宵。可是乖宝宝周泽楷还要长身体,时常玩到一半就倒在叶修身上了,等他醒来,发现自己换好了睡衣躺在叶修床上,叶修人已经又去学校了。

周泽楷升上初中的那一年,高二的叶修两周才只能回家一次了,周末晚上就要回学校去。

每到周末上午周泽楷就忧郁得像朵乌云,仿佛时时都能滴下水来。

他也无比羡慕叶秋,因为高中以后,叶秋就和叶修几乎在同一个班,直到最近才分了两个班,还在同一个楼层,天天都能见到。这都是叶修告诉他的:“笑死我了叶秋在走廊被女生告白结果教导主任就在他身后哈哈哈……”

周泽楷悲戚地想:平时叶修是叶秋的哥哥,只有周末叶修才是我一个人的哥哥。

一到初中,小男孩就好像会抽条似的疯长,周泽楷也赶上了同级生,前天的衣服今天仿佛就小了一号,周妈妈欣慰得发愁。
周泽楷再也不需要用电话手表求助叶修了,他还是很受女孩子的欢迎,但再也没有男孩子欺负他了。

周泽楷也有点发愁,他今年生日在周六,却是叶修不在的那个周六。
吃完晚饭和蛋糕,周泽楷在床上拆礼物,叶爸爸送了他一台新的笔记本,周妈妈亲手给他织了厚厚的围巾和手套,叶修也有相似的一套,用的是一样的毛线,只是在边角处又小小地分别用线勾了两人名字的首字母。

周泽楷摸着叶修那一套围巾上的“y”愣神,还有一个半小时,他的生日就要过了,而没有手机的叶修连个短信都没法发来。

哒!
……
哒!

???周泽楷被莫名的声响吓了一跳,扭头一看一个网球大小的玩意儿正砸在他的落地窗玻璃上,那东西弹了一下落在地上,咕噜噜滚了一圈,竟是一朵还没开满的雪白的山茶花,而阳台上已经落了好几朵了。

又是一朵!在夜空中划着弧线,啪地撞在玻璃上,又落下去。
周泽楷突然意识到什么,没顾上穿拖鞋就跳下床去,拉开落地窗,冬夜的冷风扑上来。
周泽楷躲开那些地上的山茶花,扑到阳台栏杆上。

晴朗的夜,所有星星都羞得没了影子,冬月撒下静谧的、蓝色的纱,那纱绕在周母精心打理的庭院的植物上,那山茶花是前天才开的,可仿佛此刻才展露了十分的颜色。有人正用一只辣手摧残又一朵脆弱的花骨朵儿,月光给他的后脑勺镀了一层银边,他的脸藏在影子里,整个人融在夜色的蓝里,可他的余光发现了周泽楷,那人便回过头,路边的灯光暖暖地映出了他的半边脸,他看着阳台上的他笑起来,叶修的眼里便映出了一个周泽楷。

周泽楷张着嘴说不出话,他看到那朵饱受摧残的花骨朵儿没能躲过厄运,被叶修一把揪下来,又被很开心似地、使劲儿地扔了过来,周泽楷下意识伸手去接,可脚下一顿,那山茶就直直砸在他的胸口,发出闷闷的一声响。

“周小帅哥!”叶修夸张地做着口型,只发出克制的一点声音,“生日快乐!”
他把手在空中挥舞,冲他笑起来,又发现了什么似的跑近了,周泽楷垫着脚委下身,看到叶修爬上了一层阳台围栏,又灵活地踩着墙上的一处凸起抓住了周泽楷这边阳台的栏杆,他一个引体向上的动作双脚也攀了上来。

周泽楷思维从看到叶修的脸那一刻就有点停滞,现在越发跟不上,嘴里想问什么,叶修扒着栏杆站直了。
“你……”
“嘘!我偷偷跑出来的……”

“祝你生日快乐啊小周周,恭喜你又长了一岁。”

“嗯…送你一朵花,祝你年年美过他…?”

“等等我怎么觉得你又长高了?”叶修一边说一边用一只手摸了一下周泽楷的脑袋,虚虚地比了一下身高。他又突然望了望周泽楷卧室里墙上的钟:
“哎呀糟糕!快十一点了!我该走了!今天老魏查寝……”

叶修说着往下一滑,做了一个另周泽楷心惊胆战的动作滚到了地上,还好花园里全是柔软的干草皮,叶修毫发无伤地站了起来。

“等等……哥…叶修!!等等!”周泽楷终于反应过来,他飞奔进屋抓起了一条围巾又飞奔回来,叶修还好好的站在那里,正拍着身上的草。
周泽楷将围巾丢给他,叶修接过,又笑起来。

“谢啦!”他又做着口型。

周泽楷看着叶修一边挥手、一边翻出了花园,又逐渐成了黑乎乎的一团,再看不见了。

时间溜过12点,月色越来越清澈动人。周泽楷的双脚双手已变得冰凉,他动了动僵硬的脖子,全身的感觉回笼,突然发觉手里还抓着什么,低头一看,那一朵山茶花芬芳而湿润——已尽被他揉碎了。

叶修溜回寝室,给为他留门的黄室友打了招呼。等到他解下围巾,才在柔软的夜色里看到围巾上一个小小的“z”。

他不知道,周泽楷在这个冬夜里迎来了他的整个青春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文又名:《由于一次忘买礼物引发的骨科》

【AO】关B什么事呢?

翻备忘录发现自己还写过这么傻屌的段子,,,
大家随意康康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A↣O
O装B什么的已经腻了,我要看A装O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叶修不小心碰上周泽楷打抑制剂,由于少年周泽楷长得太好看,叶修误以为他是O装B。

叶修也是O装B ,对这个漂亮小孩就生出怜爱之情与同性亲近感,处处照顾。
周泽楷莫名其妙被当成了O,一开始由于不善言语没能解释,后来则是不想解释了。

作为装B大前辈,叶修时不时与他分享装B心得,与他探讨身体奥秘,与他共建三性心理健康,建立了伟大的友谊。

周泽楷为了配合自己装B小O的身份,不得不日日刻苦学习如何做一朵娇弱的omega相关知识,一边还要塑造装B的艰苦小O人设,时不时就要陷入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到底是O还是B的思维漩涡之中……

但当他看到热心叶前辈顺手给他分享的“《omega看过来!十招教你如何保养小o私密地带》”,又觉得自己是被珍视的,自己与叶修之间与别人是不一样的,一时又沉溺在隐秘的快乐中。【醒醒!

可A终究装不了O, 若想成功,必先自宫。

随着年龄增长,周泽楷变得越来越高大威猛且强壮。最重要的是,他已经喜欢上装B叶了,每天都想跟前辈告白。

而叶修种种事件之后,对大众坦白了自己的性别,这使叶修人气变得越发高涨,不论选手粉丝、是个A都想标记叶修。
周泽楷对此表示很生气:明明是我先的!!!

近水楼台先得叶,等到叶修察觉到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,周泽楷已经在往他脖子后面吹气了:
“前辈,我已经学了足够多关于omega的知识了,是时候用实践检验认识的真理性了。”

遂困觉。

事后叶:我不仅失去了一个姐妹,还失去了纯真的自我,珍爱生命,远离后辈!

【ABO】百分百隐性发❤️情

不知道是不是信息素的缘故,叶修甜美地睡了很久,做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梦,太过于轻松愉悦,几乎不愿意醒。他最终在周泽楷渡水的吻里醒来,他咂咂嘴撑着周泽楷的胳膊想要起身,可惜身体完全使不上劲儿,周泽楷便搂过他按在怀里,声音贴着耳朵:“再休息会儿,我给你请了一周的假。”


叶修一时间脑子里有点乱,自己整理了会儿,开口第一句却说:“其实,我真名叫叶修,不叫叶秋,叶秋是我弟弟的名儿。”

他在周泽楷怀里,看不到周泽楷的表情,半天才听到对方胸腔里震着“嗯”了一声。

叶修觉得其他好像也没什么重要的事了,精神也有些懈怠下来,用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划手底下周泽楷的腹肌。


周泽楷却有些绷紧了,半晌,他把叶修扶起来,给他垫了几个枕头,让他靠在床头,周泽楷往旁边挪了挪,和他拉开一点距离,神情严肃。

他拉过叶修的手握在手里,等叶修看过来同样也望着他,叶修都能看到他两个黑漆漆的眼珠里自己的影子。

周泽楷微微歪了歪头,问道:“叶修,你愿意跟我谈恋爱吗?”


叶修听完有些愣,心重重跳了一下。说实话周泽楷这话说得有些脱线,尤其是AO彻底发生关系、度过了亲密的发情期之后,显得有些距离,也有些小心翼翼。他分明加重了“愿意”两个字的语气,便把自己的心意暴露出来,他告诉叶修:我想跟你谈恋爱,你愿意吗?你愿意跟我谈恋爱吗?


叶修愿意吗?

他们之间过高的契合度,其实让叶修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,周泽楷也确实是个优秀的alpha,而他的基因上仿佛就告诉他你除了他不能选别人。周泽楷就算不把他当回事儿叶修也没有办法,就算他是个满嘴借口的混蛋叶修也只能认栽。


可周泽楷郑重的态度,仿佛是亮了底牌,让他不愿去考虑那些乱七八糟的检查结果,他不想以所谓“基因让我们必须在一起”的态度对待周泽楷,他真正去思考:抛弃那些所谓的契合度近百分百、隐性基因觉醒之类的东西,他是否愿意跟周泽楷一试?


周泽楷握着他的手僵硬却温暖,表情太认真眼神太专注脸太帅,叶修觉得他太心机 ,还拿小拇指蹭他的掌心。


周泽楷似是摊牌,其实也给了一记王炸

这里没有否定的答案,叶修想。


之后好久后叶修才把自己身体的事告诉了周泽楷,他心大B当惯了,没想到周泽楷听了反应那么大,直接导致他第三次发情期提前了一周,又延后了一周……

自己的omega只能感受到自己的信息素、且他的信息素只有自己能闻到,这让某alpha快要发疯,叶修感觉自己脖子后面儿都快被咬木了,周泽楷还一个劲儿地往那儿蹭。


叶修的信息素接近成熟的果实味道,周泽楷觉得是石榴味儿,清新的前调,醇厚的后劲,这让周泽楷每次扒叶修的时候都像在剥一颗饱满多汁的石榴,又像在开封一瓶酒,到最后醉的不行、爱的快死了,只能抱着叶修哼哼。


两个人都是第一次正儿八经谈恋爱,还是异地恋,说不上热情似火,但却也舒适妥帖

当有一份感情能支撑一个人的时候,有些难过的事情也能不那么难以咀嚼,而新的旅程也多了新的期待。


有一个冬天,叶修在杭州接待了周泽楷,周泽楷来得过于匆忙,兜里只带了一颗棒棒糖给叶修,于是叶修带着周泽楷压了一根棒棒糖时间的马路。叶修没太说接下来的计划,但周泽楷只看着他的眼睛和神情就安了半颗心。天气再冷,有的花还是能开得很好看。

他俩还要忙太多事,叶修没多留周泽楷,送他走的时候悄悄跟周泽楷咬耳朵:“我前阵子去了医院,医生说…嗯…我的omega器官发育完全了。”

周泽楷本来心情还是比较沉重,没反应过来叶修在说什么,还愣愣地往检票处走。

叶修被他惹笑了,周泽楷一个机灵突然反应过来,几步狂奔回来,愣是把叶修抱起来转了几圈,最后还不管不顾地拉下口罩亲了好几口。

周围人不是很多,叶修拉起周泽楷的兜帽,两个人鼻尖蹭着鼻尖笑,叶修说:“等忙完这一阵,我们……嗯?试试?”

周泽楷嘴角快咧到耳根了,点了点头,吧唧又亲了叶修一口。


未来可期。


完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一个小结尾,大家随意看看就好。

(主要是又有了其他脑洞………


我想看古风的周叶…………修仙也行啊………
发出饥饿的声音

百分百隐性发❤️情【中】


拖了很久的第一次开车,其实也不能算车吧?就还挺纯情的……

链接在评论。过一阵子可能会删?

自娱自乐,超级草。

【ABO】百分百隐性发❤️情(上)

我考完了,我好快乐。

只是脑洞,很多私设。
说到底是自娱自乐。
没有剧情,就是搞,不喜迅速点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走廊尽头右手边是洗手间,有个人正大开走廊尽头墙上一扇玻璃窗、靠在窗台边吸烟,一片烟雾缭绕的。周泽楷知道那是叶秋。他总能在这样的地点找到他。
周泽楷上前打了个招呼,叶修一顿,转过头,笑容仍躲在烟雾里,说是小周呀来上厕所吗,周泽楷便乖乖点头微笑,没再多说转身进了洗手间,等他出来的时候,窗边两缕烟还没散干净,叶修人却没了踪影。周泽楷走到窗边,凉风冲着脸抚过来。
周泽楷深吸了一口气,隐隐约约,在烟味儿中捉住一丝甜味儿,那味道转瞬即逝,周泽楷甚至来不及琢磨到底是什么的味道……

周泽楷转身进洗手间的那一刻,叶修觉得自己可以称得上是落荒而逃,他的烟还剩一半,却被他慌张掐灭扔进垃圾桶。身后的感觉终于到了无法忽视的地步——自己一直以来只用来排泄的地方又像刚才一样猛的收缩了一下。这样陌生的感觉让叶修惊慌:他又想起了刚才不可忽视的周泽楷信息素的味道,清爽,平静,好闻极了。
而问题是,他根本就不应该知道也不应该闻到什么鬼信息素——叶修是个beta…

嘉世大巴上,叶修已经恢复平静,他现在就又是个beta了,叶修思考刚才出现错觉的可能性有多大。
他坐在苏沐橙旁边假寐,偷偷做了几次深呼吸,什么都没有闻到。苏沐橙是个如假包换的alpha,但是她的信息素是少见的柔和花果甜香,几乎没有攻击性,据说可以排的上信息素最好闻的alpha前三,叶修没有闻到类似的味道,嘉世没有omega,不是alpha就是beta,别说是苏沐橙的,其他人的信息素叶修也从来没有闻到过一丁点儿,他无忧无虑活了二十多年,就像一个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beta那样。直到他闻到周泽楷身上诱人的雪松味儿。

当了二十多年鼻子不受信息素干扰的淡定beta,头一回闻到信息素时叶修大脑当场死机。偏偏罪魁祸首还靠近了一点,即使职业选手平时都是打着抑制剂,但那味道就是不容忽视,一瞬间带着点儿与气质不符的挑逗——像是证明自己不是来自人工调配的香水、而是来自性腺似的。
周泽楷信息素的味道不是秘密,毕竟也是“信息素最好闻alpha前三”常客,这个排名一直被粉丝撕得死去活来,随意搜一下就全是帖子,还有详细分析前调中调尾调儿的,彩虹屁论文似的一篇一篇。而叶修全都拜读了一遍。

叶修开始没注意,一开始味道只是一点点,叶修还道是谁用了香水。随着周泽楷与叶修见面次数累加,那味道越来越清晰,足够让叶修辨认出“雪松味儿”并锁定周泽楷。
但若只是闻到点儿信息素,不足以让叶修失了分寸,叶修不过“有可能是自己鼻子天赋异禀,突然开窍”想想就算,随着周泽楷的信息素而来的叶修自己身体的变化才是问题所在,尤其是身后某个部位。
赛前与周泽楷只是迎面打了个招呼,周泽楷走过留下一身雪松的冷香,叶修只感觉尾椎处一阵酥麻,一瞬间站都站不稳……

回去以后,叶修再也不能对此置之不理,立即拿着自己的beta身份证去了医院。一大堆测验做下来,排除了神经病和妄想症,一群医生拿着化验单讨论了个底朝天,最终某个医生推了推眼镜、一脸兴奋地告诉叶修:“先生,您是一位隐性omega!已经开始分化了!”
叶修:?????

隐性omega,这个名词实在是太陌生。
叶修一瞬间感觉自己像在听天体物理学。
“是这样的叶先生,这其实是一种不太常见的隐性基因,一千个人里可能就有一个。但是这个基因一般不会表达,一般来说携带者一辈子都是beta。只有一个条件,会让这个基因开始表达:那就是遇到信息素匹配度高达99%以上的alpha!这个几率实在是太小了,就算是平常人,99%以上的匹配也是百万分之一,很多人一辈子都遇不到和自己匹配度高于90%的那个人,不是在地球的另一半就是可能还未出生。您这样案例在整个地球也难找到超过一只手!”

叶修听对方说得仿佛自己中了彩票,智商差点不在线:“等等等等………您是说我…我其实是个omega?”
医生:“何止!你还遇到你的百分百alpha啦!!不过……不过这个基因有个缺陷,你并不会变成一个完全的omega,你只能辨认出这位和你匹配度极高的这位alpha一个人的信息素,其他AO应该也没法闻到你的信息素,根据现存的几个病例来看,你和你的alpha应该能正常互相辨认,但是案例实在是太少,您之后会出现怎样的情况也不甚明确,是都会有生育能力也是未知数,不过跟据您的检查结果来看,您现在还没有分化完全,还未发现子宫发育的迹象,我们建议您立刻与这位alpha接触并进行标记并共同克服问题,毕竟99%的匹配实在是太罕见了……!!!”

叶修逃离了医院,他感觉那几位医生是真的想要把他留下当做标本,哦,还有他那位99%匹配的alpha。
离开医院,叶修感到有一点心累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,不是什么病就好,不过是分化成omega而已,除了多了一笔抑制剂的开支,该怎么过还怎么过呗。
这两年嘉世成绩逐渐下滑,正是新老队员更替的时期,队里大小问题不断,身为队长的叶修实在没时间想什么AO之类的美国问题,至于什么和自己匹配度达99%以上的周泽楷……叶·网瘾青年·荣耀女神万岁·心能装下一个宇宙·修一边冷静地把化验单收了起来,一边想:就不给各自找麻烦了。

可是躲还是要躲的。
根据医生的说法,自己每次接触周泽楷都会被他的信息素催化分化,而自己分化完全之后会是怎样的情形还是未知数,自己身体里又要长出一个器官,总感觉怪怪的。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叶修每次和轮回打比赛时都会提前准备抑制剂,尽量避免和周泽楷的接触,反正他也不用上场握手。总而言之,这个“天降基因”并未给叶修的生活带来过多的波澜。
表面上是这样的。

周泽楷最近觉得不太对劲儿,一是叶秋总是躲着他。他一开始没太注意到,直到有一天他在走廊看到一个仓促转弯的背影,刻意注意之后就很明显,甚至于赛前打招呼都见不到叶秋人影。
周泽楷难以抑制地想:“我做了什么让他讨厌我了吗?”
他觉得有点难过。周泽楷是喜欢叶秋的,和许多人一样,他欣赏叶秋的技术,佩服他的水准和意识,越是站得越高越是能感受到他的了不起,周泽楷被荣耀吸引进职业圈也不能说完全跟叶秋没有关系,叶秋是太多人的梦;但又有一点和众人不大一样的心思。叶秋像大多网瘾少年,苍白而柔软,但他又带着令人不能忽视的成熟老练,悲喜不太外露,总是笑眯眯,和气又狡猾。
他们第一次见面,叶秋笑着问这是哪来的小帅哥,他进群时叶秋说欢迎小帅哥,他当队长时叶秋说小周继续努力,遇到他抽烟时他会说小周来一根?……他抽烟时手很好看,他微笑时眉眼弯弯。
周泽楷的青春期一个猛回头,给了自己一记多愁善感的飞吻。说不上感情多么热烈,仅仅是在心尖儿上揉搓几下,又像是倒了半杯可乐,碳酸啪叽啪叽炸开,甜味清爽。
可他第一次把芳心许给了一个男性beta,纠结苦涩之类的感情还没冒出头,对方就已经开始躲着他了。周泽楷一颗心被勾得乱七八糟,莫名生出一股哀怨。
第二件怪事,便是周泽楷闻到的信息素的味道。他确定那是信息素,因为那味道能让他突然心跳加速,小腹紧绷,而周泽楷毕竟是个职业选手,抑制剂的服用十分严格,也根本没有被什么人的信息素勾得走不动道的时候;但那信息素来自叶秋,或者说总是在叶秋待的地方,而叶秋beta的性别是众所周知的,性别审核的严格和abo平权的推动,使隐藏性别这件事没那么大可能也没有必要。
所以这个味道不是叶秋的?难道是叶秋的omega的?周泽楷的脑洞不可抑制,就算BO恋再怎么辛苦,如果对方是叶秋的话……
如果是他,AB恋也不是不能接受,就算不标记不那啥,能每天跟他一起啥都不干只打游戏,嗯,都行……

周泽楷脑补了几场ab旷世绝恋,心里觉得美滋滋。
但等到他见到叶秋,什么狗屁ab?那属于omega的气味已经甜腻到不可忽视的地步,而叶秋正被他堵在走廊尽头。

他只是再次撞到叶秋在这里吸烟,想上前打个招呼,结果那味道像是有触脚一般一丝丝勾,缠了上来,而同时叶秋也发现了他的存在,但他的反应却变得奇怪,周泽楷越走近,叶秋本来正常的微笑突然变得有些僵硬,身体也不自然地偏了一下,等到他能看清叶秋身体颤抖的幅度的时候,叶秋手里的烟已经拿不住了,他的眼神先是惊慌,又被一种难以形容的情绪所覆盖,只直直的盯着周泽楷,甜美的气味越来越抑制不住。
叶秋突然身形不稳,像是要往前倒下去,等叶修反应过来,已经被周泽楷扶住了腰半扣在怀里,拿烟的手也被握住,而快要掉下的烟也已经被周泽楷捏住。
叶修鼻腔里突然全是周泽楷的味道,接触的皮肤的触感被无限蔓延放大,叶修受不了突如其来的刺激,他的眼里被激起了一层水雾,脑袋突然空了。他的身体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,彻底发育完全,并在周泽楷的刺激下,迎来了第一波浓烈的发ょ情。
周泽楷也懵了,叶秋已经彻底软在他怀里,小口小口地喘气儿。贴紧的地方传递过来的叶秋的体温烫的吓人,怀里的人突然扭动了一下,周泽楷被他蹭得头皮发麻,他听到叶秋不同于平常的颤音:“唔……小周……求你……带、带我走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新手司机,车开一半,没有跑道…

雷周叶的任何拆逆,ORZ前男友都不行………


【ABO】一个脑洞

欢乐向?囚禁,怀孕,傻屌,特别傻屌!!慎看!!

刚入学就看对眼儿的哈利和德拉科在没分化之前好过一段时间,但是由于两个人都太年轻天天吵架拌嘴,再加上后来德拉科分化成A ,哈利却是个B ,德拉科发现就算自己信息素再迷人,哈利也闻不到,觉得自己完全没办法掌控哈利,占有欲无处安放,两个人就有了嫌隙。再后来哈利还发现德拉科在搞黑魔法,两个人就分道扬镳了。

然而跟哈利分开以后,德拉科整个人就很心碎,觉得自己真是世上最苦的苦A 了,按照剧本明明破特就应该成功是个O然后他俩就酱酱酿酿然而哈利是的B,一点儿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。他觉得哈利永远也不会原谅他,不会再和他在一起,天天想着想着,就有点魔怔了,反正某一天,德拉科脑子一抽,就把哈利给囚禁了。

等回过神来,德拉科又后悔了,但是又舍不得把人放走,又特别怂不敢见哈利,怕他责问他,越来越恨他,只能天天半夜悄咪咪跑到关哈利的地儿,坐在他床前诉说自己的相思之情。

波特一开始气的吐血,确实恨死德拉科了,结果把自己搞过来德拉科却没影了,想打架都找不到人,又气的吐血。一个月后,有一天半夜哈利正睡着,结果听到有个声音在耳朵边叨逼叨逼个没完,他就醒了,发现是怂货前男友的声音。哈利就闭着眼听他说什么:“我真的好爱你你知不知道”“你为什么不懂我”“你天天跟那群xx玩意儿在一起什么时候能回头看看我”“你为什么不是个omega 我就能标记你一辈子把你捆在身边”“我有什么什么苦衷我也没办法”“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”“我爱你我好爱你我tm真的离不开你”……

反正德拉科把平时傲娇说不出的话全说出来了,哈利开始还想我到要看看你能吐出什么象牙,后来听脸红了,也舍不得睁开眼了。

德拉科也没发现哈利装睡,天天半夜来诉衷情还哭唧唧。结果德拉科整天叨逼叨逼又魔怔了,他就想:没有条件应该创造条件,哈利不是omega可以把他变成omega呀!结果还真被他搞到了能转化性别的禁药,于是乎每天往哈利的饭菜水里都搞一点,哈利的身体就真的慢慢转化了。

但是哈利被囚禁心情也不好,吃的也少,身体也不咋样,瘦了一圈,转化就很慢。德拉科就急了,他魔怔地想:哈利一定是特别恨他,整个身体都在抗拒成为他的omega 。

他就又去哈利床前哭唧唧:

我知道你特别恨我,但我就想要一个你和我的孩子,你以后就算离开我,能不能给我留个念想?

你既然是救世主,能不能也救救我?

说得特别可怜,哈利虽然觉得这个玩意儿估计脑子有病我是beta能生个屁啊,但是也真的心软了。结果他就发现自己身体慢慢发生了变化,还能闻到德拉科信息素的味道了,惊恐的不行,也猜到了德拉科肯定对他干了什么。

这天晚上德拉科又来bb,正忘情地畅想自己跟哈利的孩子眼睛头发是什么颜色的时候,哈利忍不住就睁开眼了。

两个人就打了一架。

德拉科也破罐子破摔就告诉哈利自己给他下药的事了,哈利气的不行。

就在两个人打的难舍难分之时,哈利的漫长转化到了尽头,他彻底变成omega了!与此同时还可喜可贺地被某A 影响迅速进入了第一个发情期。

正互相抽着嘴巴子的两人:怎么回事这该死的德拉科/破特竟该死的甜美!

然后成功为爱鼓掌👏👏👏👏👏👏👏👏。

完事儿之后德拉科满足了,哈利也没力气抽他了。

但是哈利原来毕竟是个beta,一次并没能让他成功怀孕。德拉科就日日液液,为了让哈利成功受米青天天来打♂架,哈利虽然气但内心深处却早被德拉科软化,于是一边打他一边吞他,一起为小宝宝而努力……


没了。_(:ᗤ」ㄥ)_
(还是叫拽哥顺嘴儿…